返回

0

 坐落在半山腰的这座欧式建筑,一到夜晚便灯火通明,安在建筑四周地上的白色射灯从不同角度齐刷刷地对准了它,除此之外还有缓慢旋转的彩色射灯照向天空。即便是在十公里外的城里,也能远远的望见。它在当地娱乐场所中的位置,和它所处的海拔高度一样,消费水平也是对等的。不同于一般的俱乐部,这家只招待会员,有时也为一些大客户举办晚宴。


 赤川大崎一手摸着自己的光头,一手插在西裤口袋中,踱着步子走出了俱乐部的玻璃门,一辆豪华行政轿车开到了他的面前,门童伸手将车门打开。赤川坐进后排后,重重的关上了车门,将俱乐部里发出了音乐声隔在了车门外。


 轿车在盘山路上奔驰,车灯将前方的路照的惨白,左边是峭壁,右边是悬崖。赤川闭着眼睛,半躺在舒适的后排沙发上。车厢里回荡着夏川里美的《岛歌》,赤川右手在腿上随着音乐打着节拍,嘴里也哼着同样的歌。他对今天的晚宴十分满意,与合作公司的协议基本上都已经谈妥了。在中国工作的这几年,让他也学会了将方桌上搞不定的事情带到圆桌上搞定。


 “嘟~嘟~”在赤川的轿车后面,出现了一辆卡车不停的按着喇叭。现在一般泥头车都不准进城,所以有时会有偷运建筑垃圾的卡车选在夜里从这条盘山路悄悄进城。轿车的司机向右并线,给后面的卡车让出空,让他超车。“在夜晚的山路还开得这么快,真是急着投胎。”正在驾驶轿车的司机在心里骂到。然而卡车并没有超过去,还是不断地按着喇叭,不停闪烁着远光灯。纵然豪华轿车的隔音再好,也抵挡不住卡车的汽笛侵扰。赤川转头透过后挡风玻璃看去,卡车的远光灯闪得他眯起了眼睛,他看见卡车还打了右转向灯。“八嘎!”平时在公共场合从来不用日语说脏话的大崎还是嘀咕了一句。


 对于想从右边超车的卡车,赤川感到很奇怪,日本的交通规则是从右边超车,中国与日本是恰恰相反的。他不禁将平时常挂在嘴边教训属下的“秩序”二字脱口而出。中国近年来的发展令他震惊,这和当年他飞往中国的客机上想象出来的完全不同。本以为只有北京上海这样几个少数大城市才光鲜亮丽,没想到自己被派往的这个中部城市,也已经迅速发展起来。让他没有想到的还有雾霾和中国式过马路、汽车加塞、直行车辆遇到红绿灯停在右转车道上、乘电梯不排队等等,仿佛周围的人都急急忙忙,生怕被落下。想到这,赤川也就不觉得奇怪了,毕竟这几年见过很多人不知哪来的自信牛逼哄哄。赤川让自己的司机向左并线,给后面的卡车空出右边的位置。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卡车慢慢超了上来。当开到和轿车并排时,没有继续向前,卡车司机向左猛的一打方向,将轿车挤下了悬崖。卡车在向右猛回方向时撞上了右边的峭壁,发出巨大的声响,车头被撞得完全走形,驾驶室的门也因撞击走形而打不开,车身摩擦着峭壁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才停下。赤川的轿车翻滚跌落时不断与山体撞击,汽车玻璃的碎片连同其他零件一起被甩离了车身。当轿车落到悬崖山底时,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即便是安全性再高的汽车,也是基于使用了安全带的基础上。“刺桐花开,呼唤着风,暴风雨来。往复的悲伤如同过岛的波浪......”轿车音响里依旧传出夏川里美的歌声,而赤川却再也无法跟着哼唱了......


1


“咔嚓,咔嚓”,赵腾手中的单反相机不时发出拍照的声音。现在很多人选择用手机拍照,除了方便之外,手机上摄像头的成像也越来越清晰,听说现在最高像素也已经突破2000万。但是赵腾还是选择使用单反相机,尤其是这个时候——偷拍。


赵腾原本供职于一家小报社,说是报社,一共不过3个半人,一主编窦河,一文字记者刘东,一个看门值班的老头老窦,他领半份工资,算半个人,是主编的老爸,不过听说报社都是老窦在一直掏钱补窟窿,还有一个就是摄影记者,赵腾。说是摄影记者,可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既不像战地记者在枪林弹雨中抓拍危情相片;也不像娱乐记者每天跟着明星后面参加各种活动,拍照后有时还有礼品拿;更没有《**日报》之类记者的旱涝保收。他每天更多是拉广告,大都是一些药品和保健品,然后让事先安排好的人拿着这些三无产品在自家房前拍照,露出痊愈后的开心笑容。要说正经干过的像记者的事,最多也就拍拍交通事故,商场举行活动去拍照之类。


刚到报社之初,赵腾在主编的豪情壮语下,觉得有无限广阔的一片天地等着自己去闯荡,每天充满的干劲。两个月之后,赵腾发现,每到发薪日,便是主编长篇大论演讲之时。要说不被主编感动到,那是不可能的,否则只靠微薄的薪资无法支撑赵腾每日工作的激情。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赵腾总觉得会有那么一天,自己会拍到符合普利策奖标准的相片。可他没想到的是,报社的命比自己的激情时长要短。在网络媒体,尤其是智能手机普及的今天,他们这种没有什么正经新闻三流小报能活到现在,除了感谢老窦,还得感谢上帝。


失业后的赵腾,依旧每天背着双肩包,带着相机满大街溜达。有时还会坐着火车,去不远的城市和大学毕业后也没工作的同学相聚。每次同学劝他不如带着拍照好点的手机,比较没那么重。他总说,相机不重,镜头也不重,重的是理想。接着赵腾会说出一堆手机拍照连拍慢、没有长焦等等缺点。可是当看到同学的新款手机拍照后,成像挺好,还直接app修图,多少还是有点心动的。


一次同学聚会时,李修对赵腾说起自己在一个小侦探事物所上班,李修看着赵腾的相机说,他们那常有调查夫妻出轨,跟踪欠款人的活,需要拍照,如果愿意,可以介绍活给赵腾。李修也明确告诉赵腾,现在侦探事务所这行当也是处于灰色地带,凡是都要自己小心。之前负责偷拍的人就是因为跟踪时被发现,挨了一顿打,所以退出了。赵腾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只说考虑考虑。但一考虑到自己的现状:二十多岁没有收入,父母都只是普通工人,加之自己本来就没事带着相机在街上转。于是几天后,又给李修打了电话。


第一单活是跟踪偷拍一个名叫周蕊蕊的30岁的女性。李修将被调查人的相片等基本资料都交给了赵腾。委托人马鹏的照片也不忘给赵腾看了,免得马鹏和周蕊蕊一起出现时,还拍个不停。马鹏,公司高管,常出差。和第二任妻子周蕊蕊结婚不到2年。马鹏每次出差期间都会通过电话或网络联系周蕊蕊,基本每天都会视频。可以看出马鹏对周蕊蕊十分宠爱。但近2个月来,妻子不再像以前那样及时回复信息,有时回复也都是非常简短,说自己在忙之类的。马鹏有次在晚上给妻子打电话时,听见旁边有男人的声音,当时周蕊蕊在家中,他们二人没有小孩,也就是说应该是周蕊蕊一个人在家才对。对于丈夫的疑问,周蕊蕊的解释是电视里的声音。但是马鹏之前并未听见有任何电视的声音。那天之后,加之周蕊蕊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让马鹏起了疑心。本来马鹏可以凭借自己的人脉关系调查清楚,可是他并不想让周围的人知道,所以选择由事务所来处理。


赵腾开着事务所的普桑轿车跟踪周蕊蕊已经有2天了。每天6点,赵腾就在周蕊蕊家的小区外守着,当有红色的奔驰c级轿车驶出小区,在确认了车牌后,便尾随上去。周蕊蕊在上班时,赵腾便停车在她公司楼下,坐在车里期待着她会在上班时间离开。周蕊蕊下班后,赵腾就跟着回到她家小区,停好车后,在她楼下盯着。这两天下来,周蕊蕊的行动并无异常,每天上班,下班。连同友人的娱乐活动都没有。赵腾有次脖子挂着相机在周蕊蕊家楼下时,倒被几个大妈当成了可疑分子。于是赵腾便换了长焦镜头,远远的盯着。


“就算没有可疑的情况出现,可是周蕊蕊一出门,或者回家,这些时机还是要拍几张相片记录的,毕竟这样可以证明事务所还是在用心做事的。”这话是李修特别交代第一次出来做事的赵腾,而且让赵腾把每个出入周蕊蕊家那栋楼的男性都拍照下来,到时全部交给委托人看。如果当中有委托人觉得可疑的人物,可以再进行调查,到时又是一个案子。至于出入周蕊蕊公司的人,李修说就不用拍了,一是因为人太多了,二是因为如果偷情的话,一般没人会选择让情人来自己工作的地方。除非是办公室恋情。


透过取景器,赵腾看见周蕊蕊进入了单元门,抓拍了几张。心想现在也没事了,只要熬到夜里11点,就可以收工回家了。无聊之中,赵鹏翻看这2天拍的相片。周蕊蕊今天穿的一身白色连衣裙,身材匀称姣好,染成棕色的长发使得赵鹏跟踪时便于发现。其实,在第一次看到周蕊蕊时,赵鹏就觉得自己以后跟踪不会认错人的。周蕊蕊回到家楼下都会和小区的邻居打招呼,大妈们好像也和她蛮熟悉的。每次开车驶出小区,周蕊蕊都会和保安摆手再见。这样一个和小区邻里都熟悉的人,如果有外遇也不应该选择约会的地点在家吧,毕竟大妈的对于熟悉的人还是会格外“关心”的。赵鹏按了几下相机上标有+的按钮,在相机屏幕上将周蕊蕊的图片放大,大大的眼睛,挺挺的鼻子,白皙的皮肤,每次一说话就先微笑,这样的女人的确讨人喜欢。而这两天都是工作日,明天周六,马鹏还在出差不会回来。如果周蕊蕊真有情人,那么应该会去约会。


翌日,平常周末没有在10点前起过床的赵腾一大早就出门了来到了周蕊蕊家楼下监视。考虑到今天可能周蕊蕊会有约会,为了跟踪方便,赵腾还专门带了一顶棒球帽。


赵腾坐在车里,相机放在副驾驶座上,吃着煎饼果子,一看到那辆红色奔驰出了小区,就立刻跟了上去。一天跟踪下来,周蕊蕊不过是和几个闺蜜聚餐,看电影。看着周蕊蕊在一家高档晚餐后,和好友们挥手再见时,赵鹏知道这一天又没有收获,他端起相机,将感光度调高后,对准马路对面周蕊蕊,按下了快门。正打算放下相机,等周蕊蕊开车离开,继续跟踪时,周蕊蕊却并没有上车,依在自己的车门边,像是等人一样,一会看手机,一会左顾右盼,而刚刚明明几个朋友都已经离开了,餐厅里没有一起来的朋友了。不一会,一个身材不算高大,大约175公分的男子走向了周蕊蕊,看上去同她年纪相仿,短发,口罩,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淡蓝色牛仔衬衫,小哈伦裤,白色运动鞋。周蕊蕊看见他,扬起了微笑,转身面对,将手里的车钥匙递给他,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上。赵腾一见这情形,立即启动发动机,预感到自己今天将有收获,但同时又有一点点的莫名小失望。


本来以为换了男性驾驶,车速会比平时快,并没有。赵腾之前还在担心自己的破车能否跟的上。一路向南,跟着来到了城外的一个度假村。周蕊蕊和小哈伦下车走进度假村的酒店。赵腾赶紧锁上车门,压低帽檐跟着进去了,只见他们二人进了电梯。赵鹏看清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人,在电梯关门的一瞬间,似乎从电梯门缝中看见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喂,李修,他们上了9楼,我确定,我看着电梯停在9楼,停了一会后,电梯才又向下的。继续跟?可我不知道房间号呀,行行行,我先上楼。你可快点来啊。”赵腾一手抱着相机,一手按下了9。


九楼,走廊两侧都是房间,电梯位于走廊的中间。赵腾也不知道该向左还是右,他隐约听见右边传来电视节目的声音,探头一望,有一道灯光从某房间照出。赵腾顺着灯光走近,站在门口只听见电视声音,没人说话,门没有关紧,虚掩着。赵腾伸长脑袋向里看,门缝太小,什么都看不见,他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推了下门,手指刚刚触碰到门,忽然门一下被打开,赵腾还在想着自己没用力呀,伸出两根手指的手就被抓住,一把拉进了屋里,赵腾没站稳,倒在了屋里的地毯上,手里紧紧的护着相机。紧跟着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赵腾抬起头,门后站着的“小哈伦”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他,周蕊蕊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一言不发。


“说说吧”小哈伦看着赵腾说到:“几天了,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赵腾的脑袋飞快的转了起来,此时此刻,该实话实说,还是说找人走错门之类借口的搪塞过去。既然被发现,肯定随便扯个借口是糊弄不过去了,他还在犹豫之际,小哈伦一把夺过相机递给周蕊蕊。


周蕊蕊盯着相机屏幕一张张的看着,嘴里说到:“别想着乱动哦,他可是黑带。”赵腾还在琢磨什么黑带,跆拳道还是空手道,后来想想甭管什么,自己都打不过。


看过相片,周蕊蕊对着赵腾微笑道:“我知道你是受雇于人,看了相片,也能猜到是谁让你来,今天这几张合影,我已经删除了,其他的你拿回去。明天继续跟踪我,我会让你拍到想要的。今天发生的事不准说出去。”她说话时的微笑,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因为被偷拍而生气。


小哈伦把赵腾的钱包搜了出来,扔给周蕊蕊。她从中拿出身份证,用手机拍下照片,然后递回给赵腾,靠近一步微笑着说:“明天记得把我拍得漂亮点。”接过自己的钱包,赵腾第一次近距离看着周蕊蕊,此刻脑袋里想的是这个距离该用什么镜头拍才最合适。


赵腾走出酒店,刚坐进车里,手机就响了,是李修来电,问他找到哪个房间没。赵腾不知道刚刚周蕊蕊拍他的身份证是什么意思,是警告他自己可以随时找到他,还是纯粹为了吓唬他。但是周蕊蕊和小哈伦的相片已经被删除了,今天肯定交不了差,如果让事务所知道自己被发现,很有可能就把这事给弄砸了。赵腾决定先不告诉李修发生的这些事情。只得在电话里对李修说没有找到,也问过前台,但是前台以不得泄露顾客隐私为由没有告诉。李修则让他在酒店继续守着,等着拍他们走出酒店的相片。赵腾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拍得到了,拍也没用,小哈伦还是会过来抢了相机删除,万一惹恼他们,砸了相机就更吃亏了,毕竟相机是自己的。既然抱定了这样的想法,赵腾也就打算不在酒店门口守着了,开车回家。


到家后,赵腾躺着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不由地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第一次做这个,非常小心,怎么还会被发现,难道是经验不足?而自己被抓进房间更是觉得事先预谋好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巧,房间门没关好,还让我发现,还真是一伸手就被抓呢。虽然不知道周蕊蕊和小哈伦是什么关系,但是看上去总觉得不太搭,不像情人。至于哪里不像,就是说不出来,两个人的气场不配套。不管是情人,还是夫妻,或者其他亲密关系,两个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没有身体交流,也可以让周围的人感觉到“啊,他们是一对。”这种感觉。这可能就是老话说的夫妻相,或者人以类聚吧。可是他们之间又很有默契的样子,想到这,如果他们不是情人,明明在电梯里拥抱,一起走进酒店房间,结合今晚发生的事情,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就是为了请君入瓮。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跟踪周蕊蕊今天不过才第三天。而他们又如何确定我会走进圈套呢?一个个问题在赵腾的脑子扰得他不得安眠。却又没有答案。


昨晚不知不觉几点睡着了,早上闹钟一响,赵腾还是得一轱辘爬起来,按照委托人马鹏和她的妻子周蕊蕊的要求去继续跟踪偷拍周蕊蕊。


周蕊蕊这一天可真没闲着,早上就上了一个男的车,可那个男的不是小哈伦。在商场买了一堆东西之后,临近中午的时候周蕊蕊和那个男的走进的餐馆。赵腾则在停在餐馆外的车里,啃着饼干,按照周蕊蕊的要求“偷拍”。其间,周蕊蕊好像还故意冲着赵腾偷拍的方位眨眼睛,吐舌头。


下午,和不知名男人看了电影后,便分开了,并未一起晚饭。待男的离开后,周蕊蕊走向赵腾,拉开车门,坐在在副驾驶位置。径直拿过了赵腾手中的相机,翻看里面的相片。


今天拍的相片很多,至少200张。有那么几个瞬间,赵腾甚至忘了自己是在偷拍,不断的构图、找角度、找光,想把周蕊蕊拍得更美。


周蕊蕊在看相片,赵腾在看坐在身边的周蕊蕊。夏季的白天特别长,傍晚金色的阳光洒在周蕊蕊的棕色长发上,更加显得耀眼。她用手将几缕长发别在耳朵后面,金光照耀着微笑,淡淡的香水味,广播里播放着周杰伦的《园游会》......


待赵腾回过神来,周蕊蕊已看完相片,歪着头说到:“拍的挺不错的,不愧是专业的。”赵腾琢磨着这句话里有多少讽刺的意味。


“我把一些不合适的删除了,剩下的你拿回去交差吧。”


“不合适的,就是指那些你对着镜头出鬼脸的吧?”


“你想问是只有这个问题吗?”


“如果我问,你会回答吗?”


“不知道诶,你问试试看啊。”


“额......这样呀,那算了,不问了。”


“好,这是你自己放弃提问的。”


“既然发现了我在偷拍你,想必你也知道我为什么偷拍了,今天导演这场戏目的是什么呢?昨天那个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今天这个男的又是谁?”


“都6点多了,又累又饿。走,去吃饭吧,我要吃披萨。”


“又不回答,还让我问干嘛?”


“快开车,饿!”


“玩了一整天,还说累。”赵腾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挂挡开车。


2


一到餐厅,周蕊蕊便拿出笔记本电脑,让赵腾现在就发今天拍的相片发回事务所。赵腾弄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照办了。在赵腾传回相片的同时,周蕊蕊已经点了披萨和红酒。


“是你开的车,”周蕊蕊咬了一口披萨说到:“那个车暴露你的身份,那个度假村的酒店楼下,就没停过那么破的车。”


“你的意思是说,开便宜车就不能去高档的地方消费了吗?”赵腾反驳道:“这未免也有太小瞧人的意思了吧?很多有钱人如果对车不感兴趣的话,也还是会开很普通的车型呀。”


“我没说便宜的车,是破车。的确有人对车不感兴趣,就像有人对时装不感兴趣一样,但是你见过哪个有钱人穿的破破烂烂吗?衣服可以是旧的,但一定整洁。”周蕊蕊啜了一口高脚杯中的红酒,“去那个酒店,要么自己住,要么是接送客人的。能住得起那个酒店的人,不会开这么破的车去。而接送客人的车也不会有厚厚的一层灰,否则也太失态了。再看看你的车,有个车灯都是破的。那个酒店在郊区,附近没有住宅小区,所以也就基本可以排除附近居民把车停在酒店停车场蹭车位的情况了。”


“既然知道我是跟踪去的,为什么还开房间呢?就是为了抓住我?”


“你只说对了一半,不只开房间是为了引你进去,连去酒店,都是为了让你跟着。”


“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上当?”


“只要知道你的确是跟踪我的,还怕你不进屋?”看来披萨味道不错,周蕊蕊又拿起一块,热芝士被拉得长长的。“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选择这个酒店。”


周蕊蕊一口接一口地吃,她是真饿了,对披萨的真爱也感染了原本因困惑而没有胃口的赵腾。


赵腾拿起一块披萨,咬了一口。没有继续发问,不只是因为嘴里吃着东西。也在思考刚刚周蕊蕊的话。选择郊区的这家度假村酒店,恐怕最关键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确定我是在跟踪她。回想起那天的行车路线,的确是绕了些路,那应该是周蕊蕊他们故意的。而且那辆破普桑在酒店停车场,确实和周围有些格格不入,显得有点扎眼。自己跟踪她的第三天,就被抓了现行,那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明明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呀。


周蕊蕊像似看透了赵腾的心事一样,用纸巾檫了搽手:“你拿个相机在小区里转悠太显眼了,本来那群老太太就没事,来了个不认识的,贼眉鼠眼的,当然要八卦一下,都说有个不知道是变态还是小偷来踩点的在小区里转悠。对了,还有,下次在玻璃幕墙前,不要偷拍哦,玻璃反射是会被发现的。”


赵腾还想发问,开口还未出声,就被周蕊蕊抢先一步“怎么发现你跟踪我的这个事情,就别问了,总之你知道自己笨就行了。”


看着周蕊蕊这副神态,赵腾觉得她一点不像一个已经30的女人。仍旧充满了少女的烂漫,古灵精怪,还有刁蛮。但是在她看似随性的言语和动作之中,让人感觉到的是少女所没有的那种自信。这种自信可以让她在面对任何情况,任何人时,都可以处之泰然。


餐厅轻松的环境,悠扬的轻音乐飘荡空中,一对男女面对面坐着,边就餐,边交谈。在外人看来,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人是跟踪与被跟踪的关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周蕊蕊此时已经不再吃喝,挺直了背部看着对方:“你只要把今天的相片交给我老公就行了,其他的你先不要问。你现在肯定有很多疑惑,如果以后你真想知道,我也许会告诉你。”与之前不同的是,周蕊蕊此刻已经不再挂着微笑。


“走吧,你开车送我,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坐你的车。”周蕊蕊拿包起身,也不管赵腾吃没吃好,径直走向门口。


两人一路上没有说话,只有广播在响,倒也不算特别尴尬。开着破车,身边坐着美女,赵腾心里还是有点享受的。到了周蕊蕊家小区门口,赵腾停下车。


“有烟吗?”周蕊蕊问。


“没有哎,我不抽烟。”赵腾没想到看似文静的她还有吸烟的习惯。


“那你去帮我买一包吧,玉溪。”周蕊蕊伸出手来“你手机给我,我把我的手机号码输进去。我先上楼去了,你到了打我电话,我告诉你那个房子。哦,对了,你应该门清了吧?”输完手机号码,她就下车了,完全没有管赵腾的反应。或许,当赵腾将手机递过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他会去买烟了。


赵腾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在考虑保存联系人时,用什么姓名比较好。最后决定就用数字。刚刚开车路过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有家便利店,赵腾停好车,走了过去。


夏夜早已不会冷,但下了车的赵腾还是冷静清醒了一些。从小区门口到便利店的两百米,他想了很多。如果周蕊蕊真的是有外遇,那么外遇是谁呢?这两天的这两个男人,小哈伦虽说看上去不像周蕊蕊的情人,但是两个人绝对关系不一般,否则也不会一起配合让我上当,他们俩之间一定有很多事情。今天这个男的,高大帅气,似乎更像她的情人,可两人也只是购物、看电影。与其说情人,不如说暧昧更合适。周蕊蕊现在又让我帮她买烟,还送到她家去。这又是为什么,没人会觉得因为自己帅,所以被美女叫去买烟,况且赵腾和今天那个男的比起帅的话,也许他自己更愿意讨论天气。赵腾实在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他想趁送烟的时候,找机会试探一下。


在楼下拨通手里那串没有名字的号码后,赵腾走进电梯,按下了6。没有关的房门,就是周蕊蕊家,这是刚刚在电话里说好的。


赵腾敲了敲门,屋里传来周蕊蕊的声音,“不用换鞋了,直接进来吧,把门关上。”进了屋,看见周蕊蕊已经换了一套黑色无袖连衣裙。


“坐吧”周蕊蕊看着傻站着的赵腾,指了下自己坐着的L型布艺沙发。


“给你烟。”赵腾将玉溪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摆了一个全是外文的红酒,两个已经装了红酒的高脚杯,他拘谨地坐在周蕊蕊侧面的沙发上。


“不管怎么说,今天你辛苦了。拍照辛苦,恐怕思索地也辛苦吧。”周蕊蕊边说边将一杯红酒端起递向赵腾。


“我待会还开车呢,不能喝酒。”


“过了11点就没查酒驾的了”,周蕊蕊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没事,喝点吧。你就不想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吗?”


赵腾顺着周蕊蕊的目光像墙上望去,挂钟的时针快指到10了。本想拒绝红酒,但估计自己难以拒绝周蕊蕊的赵腾听她这么一说,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也更给自己接过红酒找到了理由。


看着赵腾抿了一口红酒,周蕊蕊打开拿包香烟,递了一根给他。平时基本不抽烟的赵腾没再拒绝,接过烟,周蕊蕊又将打着的打火机伸了过来,赵腾嘴里叼着烟去点火,眼睛一瞥,看见周蕊蕊宽大的连衣裙领口内,不禁咽了下口水,赶忙将目光移向别处,偷瞄了下周蕊蕊的眼睛,好在她没发现。


“你先看看这些相片”周蕊蕊将一叠相片放在茶几上。


赵腾拿起来,一张张看着。相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人看上去关系亲密,好几张都是男的搂着女的。拍照的地点也不尽相同,有的是在餐馆,有的是在酒店门口,还有两人坐在高档汽车里的。照片上的女人大约20岁,而男的......赵腾抬头看了下周蕊蕊。


“没错,男的是我老公,马鹏。”周蕊蕊点了下头。“你现在知道了吧,有外遇的其实不是我,是我老公。刚结婚不到两年而已。”


这一幕,是赵腾没有想到的,看着周蕊蕊暗自神伤大口喝着红酒,他将手中的香烟在烟灰缸内熄灭,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从相片拍摄的角度,和相片中人物的眼神来看,无疑是偷拍的。


“这些相片是我找侦探事务所的人拍的,没想到反过来他又找人跟踪我。”周蕊蕊靠在沙发上,缓缓地说着。


“既然是这样,那你到底有没有......”


“你说情人?”周蕊蕊看了一眼赵腾,“你跟踪我几天了,有没有,你还不知道吗?”


“那昨天那个,还有今天这个?”


“只是好朋友。”周蕊蕊并未提及这两人的名字,也许是因为无关紧要。


“那你觉得,马鹏自己有情人,为什么还要找人来跟踪你呢?”赵腾喝了一口红酒,问到。


“我手里已经有他出轨的证据了,只是那些相片还不够有说服力,所以还没和他摊牌,没想到他发现我知道了,还使出这样的手段。”周蕊蕊又向赵腾的杯子里添了些酒,“你要知道,一旦离婚,如果可以证明他是过错方,我可以要求全部婚内财产的。他自然想找出对我不利的证据,来达到制衡的目的。可惜,他是找不到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做过。”


听了她的话,赵腾觉得马鹏心里的阴暗面积真的不好计算。对于周蕊蕊的遭遇,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又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有点为虎作伥。


“你可能好奇为什么我今天故意让你拍那些相片,”周蕊蕊这次没有抽出一根香烟,而是把整包都推到了靠近赵腾的茶几那,示意让他自己随意抽。周蕊蕊接着说:“故意给他一些这样的相片看,是为了让他觉得自己手里有了证据,免得再出一些新的花样。”


可是我拍的你今天的相片也不能成为有利的证据呀,赵腾在心里嘀咕着,这话并没有说出来,说到底,你们两个都没有对方出轨的有利证据。另外,既然没有出轨,为什么要故意拍这样的相片呢?难道真的像周蕊蕊说的那样,是避免马鹏出新招?这个疑问也一直在赵腾心头萦绕。


周蕊蕊一声不发的低着头,赵腾看着她,老公出轨,自己还反被诬陷。任谁心里都不好受。安慰人不是赵腾的强项,别说安慰了,平时他看见女人话都少,除了卖煎饼果子的大妈。现在面前一个大美女在哭啼,他更是手足无措,男人沉默,女人流泪。



已获投票数:133

投票成功

第一步:长按二维码并识别

请长按下图并选择识别图片中的二维码

第二步:进入公众号聊天框

输入关键词:投票,进行验证

取消,继续浏览

拖动下方滑块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