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


  「歡迎光臨,需要交換甚麼記憶呢?」

  當那位客人一步入這間書店時,梅可玲就站在櫃檯前,冷淡又誠懇的喊道口號。

  那位客人滿臉疑惑的看著梅可玲,覺得這身高才一六幾,雙眸圓潤,多了點憂愁,清秀的外貌,穿著一身白衣,面無表情的少女注視著自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沒有賣數學參考書?」那位客人是一位高中生,應該是剛從補習班下課,經過此地。

  梅可玲沒有說話,兩眼直視著那名高中生。

  「小姐,請問這裡有沒有賣數學參考書?」

  高中生又再一次問著,梅可玲這時終於動起身子,緩步地走向前方四五排兩尺高的書櫃間,從其中一排的書櫃中抽出一本參考書遞給那位高中生。

  高中生翻著那本參考書,臉上的喜悅漸漸變成驚訝的神情,他不解地看向梅可玲,梅可玲卻冷靜的開口說著。


  「擁有悲傷童年記憶的你,是否要進行交易呢?」


第一卷

第一章-童年記憶


  在大樓林立,充滿魅力與誘惑的城市裡,人們川流不息,車輛來回不滯,一名高中生手上拿著數學參考書,站在某大樓的頂樓,他看著下方就像迷宮似的馬路,眼淚直流,一腳正懸空往前方踩去時,後面傳出聲音喝止他。

  「王大德!你在幹嘛?還不快下來!」

  那位叫住他的女子,是他媽媽。


  王大德將腳收回來,手緊握著參考書,側臉對著後方的媽媽以及上來幫忙的警方和班導師。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甚麼?站在上面鬧甚麼呀?真是丟臉!」王媽媽的語氣相當逼人,並未有勸阻的效果,站在一旁的班導和警方都替她捏把冷汗。

  「是阿!我在妳的眼裡,永遠只有丟臉,只會讓妳沒有面子,我跳下去之後,媽媽妳就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了!妳就讓我一了百了吧!」

  「你……」王媽媽聽到這句話,氣急敗壞,正想要繼續開口說罵,班導立刻搶先喊話。

  「大德,有甚麼事情下來我們好好說,老師和妳媽媽以及班上的同學,都會幫你的。」

  「幫我甚麼?能幫我把成績變好嗎?」王大德轉過身,面對著班導和王媽媽、警方。

  「大德……」班導十分擔心地看著他,王大德繼續說著,「還是老師,你能夠幫我竄改成績?這樣子,我媽媽也就不會一直逼我讀書,逼我學我根本學不來的東西……」

  王大德不停地哭泣著,望著王媽媽、班導。

  「身為我的兒子,怎麼可以這麼懦弱!這麼容易逃避!」王媽媽強勢的注視著王大德,氣憤地繼續說著,「你媽媽我能走到現在這地步,自己還創了業!不都也是自己硬學來,苦過來的?你就因為這半點小事,就在鬧甚麼勁呀你!」

  班導想試著阻止王媽媽去刺激王大德,上前拉住王媽媽,王媽媽卻甩開她的手,一邊說著,一邊向王大德慢慢靠近。


  「王大德,你應該也很清楚你媽我是怎麼把你拉拔到大?我以前每天洗衣燒飯,忍受你那過世老爸的臭脾氣,每天忍著被挨打,受委屈,我是不是當初也該像你這樣站在頂樓跳下去?」王媽媽已經很靠近王大德,王大德緊握著參考書,呆愣地看著王媽媽,剎似有聽進去這件事,也提醒自己那段悲慘的童年。「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是完美的,尤其像我們這種社會低層的人!所以,兒子……下來吧!我們應該努力去成為社會最頂尖的人,不該再這樣自甘墮落!」

  王媽媽伸出手,王大德看著王媽媽猶豫了一下,又看向後方的班導,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緊握的參考書,想到昨晚在書店,梅可玲和他說的那番話。


  「只有帶有負面想法的人,來到書店,找到一本專屬於自己的書,便會翻閱自己不肯面對的過去。」

  王大德手上拿著數學參考書,他呆愣地望著梅可玲,眼眶漸漸紅了起來,在參考書中,並沒有數學的考題以及教學,而是一張張圖片以及文字,述說著王大德國小時期被爸爸家暴,甚至被班上同學們霸凌的事件,全都像是回憶般準確不漏地寫在參考書中。

  「擁有悲傷童年記憶的你,是否要進行交易呢?」

  「交易……要做甚麼?」

  梅可玲嚴肅地看著他,輕聲地說著,「你可以自行選擇最美好的記憶,來換取你那悲傷的童年記憶。」

  「就這樣?沒有甚麼其他要求嗎?」王大德不解的看著梅可玲。

  「有!你必須和我訂下契約,不准違背契約,否則……」

  王大德吞了吞口水,睜大雙眼看著梅可玲,梅可玲冷靜的說著,「否則,你將會被這世界給遺忘!」


  「大德……」

  王媽媽的聲音叫著王大德,王大德還站在屋頂上,他看著媽媽,緩緩伸出手,牽著媽媽的手,從上面的矮牆上走下來,班導和警方這才鬆了一口氣。


  「欸!方楚翠,你有聽說嗎?我們班那個資優生王大德,今天早上竟然差點從自己家的頂樓跳下去!」

  在去學校的路上,張庭搭著方楚翠的肩,說著早上發生的事情。張庭是一位短髮,中性打扮的女生,性格豪爽,不修邊幅,最愛聽八卦,尤其是班上同學以及學校的八卦。

  「真的假的?難怪我一出門,班導就打電話給我,今天班會要大家早自習。」綁著馬尾的方楚翠,一臉震驚地看著張庭

  兩人的身高差不多高,從小玩到大,都讀同一所高中、同個班級。

  「但是,早上的消息,妳這是從哪來得知啊?」方楚翠一臉狐疑的看著張庭,張庭卻驕傲的抬起頭。

  「我自有線民!」張庭抬著下巴對著方楚翠,方楚翠將她推開。

  「妳不會是說妳在網上的甚麼八卦群組吧!」

  張庭點點頭,方楚翠嘆了口氣,正要繼續回話時,電話響起,上方顯示方楚彥來電。


  「喂!老妹!今天晚上我沒要回去吃飯!我要和同學們討論劇本。」

  方楚彥正搭著人擠人的公車,一邊說著電話,一邊騰出位置給剛上車的乘客。

  「討論劇本?是上次說得甚麼愛情劇?」

  「是阿!還不是黃海生這傢伙!讓他當一次導演,就是會有一大堆愛情的戲碼。」方楚彥一邊抱怨著,一邊注視著車窗外經過的一條小巷口,有一間書店,上面掛著招牌寫著:「交憶書店」。

  「黃大哥的風流史我也很清楚!你們作業好好加油吧!你妹我這次可幫不上甚麼忙!」

  「好啦!妳快去上課吧!我也要到站了,掰掰!」

  方楚彥和妹妹方楚翠講完電話後,便按了下車鈴。


  晚上,王大德坐在櫃檯前,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堅定的眼神看著梅可玲,他開口說道:「我願意交換記憶!」


第二章-書店規則


  夜晚的城市街上,人來人往,車流快速行駛而過,燈光點綴著這城市,多出了許多燦爛以及魅力。

  王大德穿著制服,一隻手緊握著數學參考書,另一隻手拿著手機,電話那頭傳出王媽媽怒罵的聲音。

  「為什麼今天沒去上課也沒去補習?難道還惦記著早上的事?」王大德面有難色,緊緊握著手機,「媽媽我不是說過了,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是完美,學習也是一樣!不去試著學習,怎麼會成為最好的人!難道你想成為你那死去老爸一樣嗎?」

  王大德立刻掛上電話,神情顯得悲憤,一步一步蹣跚地往巷口轉角的書店走去,方楚彥和黃海生以及另一位男同學,他們擦肩而過神情難堪的王大德,方楚彥感覺到一陣冷顫,轉頭看著王大德的背影,心中突然忐忑不安。


  王大德一打開書店的玻璃木框門,梅可玲坐在櫃檯前,冷眼地看著站在門口的王大德。

  「我已經想好了……」

  王大德坐在櫃檯前的木椅上,那是棕紅色的木頭,摸起來特別滑順,王大德從一開始進來這書店就開始困惑,這充滿著書籍的書店,皆是木製建構而成的懷舊情境,沒有一點書卷味,卻是檀香味以及聞不出哪種花香的芬芳,遊蕩在這小空間裡。

  「我願意交換記憶。」王大德視線轉移到梅可玲的目光,堅定地說著。

  梅可玲沒有半點回應,從桌下的抽屜裡拿出一張泛黃的紙張,紙張上方標題寫著契約書,下方有數排黑字,上面有幾樣注意事項。

  「這是甚麼?」王大德不明白地看向梅可玲擺在桌上的契約。

  「與我訂下契約,你將能交換記憶。」

  王大德仔細的看著契約上方的規則,上面有幾條規則述寫著:

一、已決心之意,訂下契約者,以鮮血簽訂,不能反悔。

二、反悔者,視同毀約,將被世人所遺忘。

三、簽約者,選擇記憶之後,將遺忘原本的記憶,絕不反悔,切記,勿將自己的新記憶,過度使用,被人發現,否則將視同毀約。


  「請問……交換記憶之後,我會變成甚麼樣子?我原本記憶,又會到哪去呢?」王大德不解地看著梅可玲,梅可玲冷冷的回應。

  「原本的記憶,將為書店所有,你則擁有新的記憶,繼續你的生活。」王大德聽到後,面露喜色,梅可玲又繼續說著,「知道你原本記憶的那些人,也將擁有你新的記憶,可是,只有你自己知道這個新的記憶並不是你自己的,你必須承擔擁有新記憶之後的後果和責任。」

  「什麼意思?那些記憶,不都是虛構出來的,我何必要去承擔呢?」

  梅可玲嚴肅的說道,「在這間書店裡的記憶,不是都虛構的,都是亡者或者契約者的記憶,有喜有悲有怒有樂,決定好的話,我們就訂下契約。」

  王大德愣了一下,原來這書店裡的所有記憶,全都是亡者或契約者的記憶,那不就自己擁有他人的記憶,可是……如果不換掉小時候那些記憶,媽媽一定又會一直逼他讀書。

  「我……」話未說完,王大德的食指像是被刀劃過,一道傷痕顯露,紅色的鮮血從裏頭慢慢湧了出來,像是水龍頭的滴水般,一滴鮮血滴落在契約書的下方,那滴血立刻幻成王大德的姓名。

  「你已與我訂下契約,請選擇自己的記憶。」

  梅可玲說完後,便帶領著王大德走向某排櫃裏頭,王大德看著四周,上面的書名個個用著形容詞,有美好的記憶、悲傷的記憶、痛苦的記憶、開心的記憶、生氣的記憶等等。

  王大德挑選了一本幸福的童年記憶,轉頭看向梅可玲,「我隨便選都可以嗎?」

  梅可玲微微點頭,王大德將幸福的童年記憶翻開。


  「小男孩,小時候在富有的家庭長大,每天吃好穿好,過得十分體面,十分幸福。」王大德讀著這個童年記憶,非常開心,轉頭看向梅可玲時,自己已經身在書店外面,他疑惑的看著那家書店,早已熄燈鎖門。

  他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書本,書名還寫著:幸福的童年記憶。面露喜悅,閉眼想著小時後發生的事情,腦海中那被爸爸家暴,同學們霸凌的小時候記憶漸漸變得模糊,清晰的卻是爸爸媽媽開心的和他一起在外頭出遊,甚至出國遊玩,買玩具給他的記憶。

  王大德張開眼睛,笑得非常開心,拿著那本書,往前方走動,卻撞到從隔壁咖啡廳走出來的方楚彥他們等人,那本書不小心掉在地上,方楚彥彎腰要撿起那本書時,王大德立刻推開他的手,快速的將那本書拿起來,頭也不回的快步跑走。


  「這小子真沒禮貌!人家幫你撿東西,這甚麼態度啊?現在的高中生真是……」黃海生在一旁嘮叨,拍著方楚彥的肩,「愣在這幹嘛呢?」

  方楚彥望著王大德跑離的背影,心中那份不踏實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事!」方楚彥展顏歡笑的看向黃海生,和他以及旁邊顏容冰冷的男子一同往前方走去。

  他們經過書店,方楚彥又打了個冷顫,他轉頭看向那家書店,上面的招牌高高掛著「交憶書店」。

  「又看啥呀?方楚彥?」黃海生轉頭看向愣在書店前的方楚彥,上前關心問道。

  「這家書店……一直都在這嗎?」方楚彥指著那家書店,黃海生笑了笑,「你是不是剛才討論劇本,用腦過度燒壞腦子啊?這書店我們每天上課必經過呀!」

  「我怎麼沒有印象?」方楚彥疑惑的問著,黃海生搖了搖頭,對著旁邊冷面的男子指著方楚彥笑著,「高展,你看這傢伙,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叫做高展的冷面男子,看著那間書店,「這是家老店,只有白天營業,原本是一位老爺爺管理,現在都是一位女老師在管理。」

  「這麼清楚?不會那女老師很正,所以一直跟著吧?」黃海生搭著高展的肩,露出猥褻的表情,高展推開他,高冷的瞪了他一眼。

  「我是從小都在這邊買書!」

  黃海生點點頭,然後看向方楚彥,「欸!兄弟!要來看正妹老師,明天再來看,再不走,就趕不上車啦!」

  方楚彥回應了一聲,仔細透過玻璃門,好像看到一位白衣女子站在書櫃後方,若隱若現不是很清楚,他指著那個方向,說了一句:「不是白天開嗎?裡面怎麼會有人啊?」

  聽到方楚彥這麼一說,黃海生、高展更是驚訝,兩人跟著貼著玻璃窗看向裡面。

  梅可玲依然站在書櫃後方,黃海生、高展卻瞇著眼,不解的異口同聲說道,「沒有人啊!」

  「有!就在那!」

  「別說了,真是怪可怕!」黃海生趕緊拉著方楚彥隨同高展離開。


  梅可玲站在書櫃後方,呆愣的望著離開的方楚彥,「他看得到妳?」

  後方傳來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他身著黑衣,戴著白色面具,只有兩個像是洞口的眼睛。

  「一般人是看不到我們的,那個人……他到底是誰?」


第三章-性格大變


  藍海高中,如其名,靠湛藍的大海旁所設立的一所高中。

  每個青年學子都想進入這所高中,畢竟它連續五年都讓百名學生上國立大學甚至海外讀書。


  方楚翠對於「學校」讓學生考進國立大學或海外讀書這件事,相當無感。對她認為,讀書根本就是自己的事,與學校沾個邊都沾不上。

  「等一下的模擬考,妳準備得怎麼樣?」早自習,張庭就拿著高考的參考書,來到方楚翠的桌前。

  「不知道……」方楚翠也很擔心自己的考試,畢竟昨天晚上,和哥哥聊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書根本看都看不到一半。

  「連妳這班長都沒有自信,那我不就完蛋!」張庭將書按在自己臉上,不停地放棄搖頭。

  方楚翠將她臉前的書給抽走,「只是個模擬考,擔心甚麼呀妳!」

  「就是這樣才擔心啊!」張庭一臉正經的張大眼看著方楚翠,「當時我爸媽要不是看上這所高中將好幾百位同學都推進國立大學,我怎麼可能會來這邊啊!偏偏他們女兒只知道打球運動聊八卦……看個書就會昏倒……」張庭失落地靠在窗旁。

  「讀書是自己讀的,又不是學校讓你讀的,學校也只是提供好的環境與教育!最重要的是自己!」方楚翠很堅定這點,完全不想管那些規範,也因為如此,在這個班上才會連續當了要三年的班長。

  「既然如此,妳來讀這所高中是為什麼?」

  張庭這麼一問,讓方楚翠心一涼,想起昨天和哥哥的談話。


  「哥,你臉色怎麼這麼不好?」

  昨天晚上,方楚彥一回到家,就一臉苦悶的樣子。

  他們家是一間小公寓,兩個房間,一間廚房連著的客廳。

  方楚翠坐在客廳拿著明天的考試書,擔心地問著回到家中疲憊卻面帶難色的哥哥。

  「沒事……」方楚彥正要回房時,停住了腳步,轉頭隨便地問道。

  「小翠,妳知道我們大學前的那條街道嗎?」方楚翠點點頭,「我知道啊!上次園遊會就有去過。」

  「那……妳還記得那裏有一間書店嗎?」

  方楚翠露出疑惑的表情,「那都去年的事,我怎麼會記得有沒有書店?」

  「也對……」方楚彥苦苦笑著,看到她手中的參考書,「明天要考試?」

  「是阿!沒想到我也三年級了……第一次模擬考,讓我有點緊張。」

  方楚彥微微笑,「爸媽以前的學校,他們也會為妳感到驕傲。」

  方楚翠沒有回應,低著頭看著手上的參考書,方楚彥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很抱歉哥我沒跟妳一起讀這間,誰叫我喜歡寫故事、拍電影!」方楚彥一臉得意的笑容,便走回房間。

  方楚翠瞪了他一眼,的確比起自己,哥哥是有他自己的夢想……


  爸媽讀過的學校……能讓自己找到自己的夢想嗎?

  「欸!方楚翠!」張庭的聲音叫醒了她。

  方楚翠回過神,看著靠在窗前的張庭,「抱歉,在想一些事情!」

  「有秘密!」張庭回復了精神,期待地望著方楚翠,方楚翠瞪了她一眼,突然傳出重重地開門聲,大家都被這聲音給吸引。


  王大德脫下眼鏡,眉宇間略有遜色,衣衫不齊的走進來,頭髮蓬亂,一副高傲的樣子闊步走進教室,坐在後面角落的位置。

  「王大德!這是我的位置!」有一位瘦弱的男同學,走過來對著王大德說著,王大德冷冷一笑,將抽屜裡的東西全部丟了出來,那位男同學叫罵著。

  「欸!王大德!你在幹嘛?」男同學上前阻止王大德,王大德卻將他推開,男同學倒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著王大德。

  方楚翠、張庭以及班上其他人看著王大德,這個經過一天變成驕傲、蠻橫、霸道的人。

  「他又來了!

  「每次都這樣,把這裡當什麼?

  「現在是甚麼情形啊?」

  「怎麼可以這樣推人?」

  班上的竊竊私語讓王大德非常不悅,他正想動怒大罵時,又想想自己以前在學校並不是這個樣子,他摀著頭,童年那被嬌生慣養的記憶非常清晰。


  「你是我的兒子,只要有錢,沒有人能欺負你!」記憶中的一位母親傲氣地這麼對他說。

  「兒子,你要好好長大,記住爸爸的話,絕對不能低頭,是個男人就該擺出男人的姿態!就像你爸在公司裡,成為大家敬仰的對象!」記憶中的一位父親嚴厲的對他說。

  王大德摀著頭,這童年的記憶反而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像是自己的記憶,他抬頭看著班上同學一個個的眼神,他內心的怒火熊熊燃燒,憤怒的對著他們大罵。

  「看甚麼看!再看小心我打你們!」

  第一次面對這樣衝動的王大德,方楚翠感到害怕,更是驚訝,她見著身邊的同學們好像不以為意,她感到疑惑,但身為班長的正義與責任,她必須上前阻止。

  「王大德!你是哪根筋不對?為什麼要對班上的同學動手動腳!」

「小翠!妳在幹嘛?王大德都這樣子呀!」

  張庭拉著方楚翠的手,想阻止她。「妳說甚麼?」方楚翠不解張庭說什麼,在她的印象中,王大德是乖巧、好讀書的人才對……

  方楚翠的正義感並未讓王大德卻步,他扭動著自己的拳頭,瞪大眼盯著方楚翠,「班長,妳現在是在罵我囉?」

  方楚翠雖然害怕,但並沒有退縮,「我不是罵你,我是要你別動手動腳!」

  「妳到底憑甚麼這樣說?」王大德咬牙切齒,握緊著拳頭,對著方楚翠大罵,「妳他媽的甚麼東西!敢對老子說教!」

  方楚翠愣了一下,身子不停的發抖,不僅是恐懼,更是難以置信眼前這位乖巧的王大德瞬間性格大變。

  「王大德……你到底怎麼了?」方楚翠含淚望著王大德,王大德走過去正舉起拳頭對準她。

  「老子今天不打妳,我就不姓曹!」

  當王大德脫口而出這個姓氏時,他自己也愣了一下,他看向四周班上同學害怕地看著他,他轉頭看向倒在地上受傷的同學,他又看著自己的雙手,這不是他自己……

  上課鐘聲響起,王大德顧不了這麼多,轉身拿起書包跑離這間教室。


  方楚翠依然愣在原地,剛才那個人,絕對不是王大德。


第四章-王大德


  王大德跑在走廊上,腦袋的思緒變得很亂,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自己就站在書店前。「交憶書店」的招牌高高掛在門上,白天的書店內部,不像晚上那般神秘,而是一間溫馨的小店。


  「歡迎光臨~」

  一位女子清脆的聲音響起,她正在整理著書籍,轉頭看向狼狽不堪的王大德。

  「妳是誰?原本站在那裡的女生呢?」王大德指著櫃台的方向,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盯著那位女子。

  女子的長髮至腰,戴著髮箍,身材修長,眼睛圓潤如櫻桃般的大,充滿著靈氣與仙氣,王大德看著她轉頭盯著自己,不自覺地心跳加速。

  「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王大德不敢置信的盯著她,「怎麼可能?明明昨天晚上還給我這本書!」他從書包拿出一本書。

  長髮女子不解地看向他,再看看他手上拿著書,「是書有甚麼問題嗎?」當女子上前要拿書時,王大德想起甚麼似地,立刻將書給收回書包裡,他一臉驚恐地盯著那位女子。

  「妳不是她!妳不是她!」王大德喊了幾句,害怕地轉過身跑走。

  女子滿臉困惑地看著他離開,「這是怎麼回事?已經好幾個禮拜都有人這樣……」女子轉頭繼續坐事時,又看向櫃台的方向。

  「到底他們說的女生……是我嗎?還是誰啊?」


  方楚彥像是從惡夢中驚醒般,突然從座椅上跳了起來。

  正在上課的同學們笑著他,「怎麼?方楚彥同學?你要當這次迎新晚會的主辦人嗎?」

  方楚彥一臉茫然看著台上的教授,黃海生在一旁竊笑著,立即舉手。

  「教授,之前阿彥就一直說,他想做一個領導者,更想要為系上付出點甚麼!」黃海生的這一捅,換來方楚彥的雙眼乾瞪。

  「很好啊!既然這樣,方楚彥就代表系學會主辦這次的迎新晚會!」教授決定了這件事,黃海生在一旁摀著嘴偷笑,方楚彥狠狠的瞪著他。

  「然後……那個誰!」教授指著黃海生,「黃甚麼的,你也幫忙這次的迎新晚會!看你挺熱血的!就交給你們了!」

  教授說完,便喊著下課,一溜眼就離開教室。


  系學會辦公室內,黃海生呆愣的盯著前方,靠著窗戶,方楚彥則搭著高展的肩坐在旁邊的位置上,系學會會長馬雅站在前方,開心的看著他們。

  「那位學弟是怎麼了?」馬雅指著靠窗,一臉茫然的黃海生。

  「沒事!只是受到驚嚇而已。」

  「這樣啊!所以,要來幫忙的學弟,就是你們三位?」馬雅看著方楚彥、高展、黃海生,高展一臉無奈的搖搖頭。

  「我是來客串的!」方楚彥用力拍著他的背,「甚麼客串!明明就是一起來幫忙的!對不對?」方楚彥露出詭異的笑容看著高展,高展冷眼瞪著他,心中不停的咒罵:明明就是被逼的……


  「沒想到系學會人手這麼少。」

  一走出系學會辦公室,方楚彥驚呼的喊道。

  「廢話!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誰會想做!馬雅她雖然是學姊,領導力也不錯,偏偏她的朋友的職務那麼重要,生了大病,這事情都攬在她身上,系上當然要快點找個人來幫忙!」黃海生一邊走一邊抱怨,「誰知道會是我們三個!不!應該只有你才對,方楚彥!」黃海生對著方楚彥比著中指,方楚彥將他的手給移開。

  「不要這樣,我也有替你想!」方楚彥拍著黃海生的肩,「迎新晚會一定有很多學妹,你這不是可以擺脫單身嗎?」

  黃海生搖搖頭,自嘆地說著,「不!你說錯了!我就是想要單身!」露出猥褻地表情看著方楚彥,「因為才可以後宮佳麗三千呀~」

  「真變態……」方楚彥噁心地看著黃海生,高展則不解地看著方楚彥。

  「我只想知道,你上課明明沒有睡覺,怎麼突然站了起來。」

  被高展這麼一問,方楚彥這才意識到這點,他的確沒有睡覺,可心中有種忐忑不安地感覺,就那麼一瞬間,他像是被嚇到似的,站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最近我常常……」話剛說到一半,方楚彥愣了一下,他發現身邊的黃海生、高展都不見,自己正身在一間房間裡,他疑惑的看著四周。

  這房間是一位高中生的房間,牆壁都貼滿著考試重點的紙條,以及歷屆得到的獎狀。他見到王大德躲在床角不停的發抖,房間外頭傳來女性嘶吼的怒罵聲。


  「為什麼沒去考試?從小就是給你慣壞!你現在就是不讀書就對了!是不是!」王媽媽歇斯底里的敲著門,轉動著鎖住的門把。

  「王大德!你給我開門!我在說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

  王大德坐在床角邊,緊握著拳頭,不停的發抖,床上擺著一本書「幸福的童年記憶」。

  方楚彥疑惑的看著那本書,正當他要伸手去碰觸那書時,眼前的景象又回到剛剛的走廊,身旁的黃海生和高展正瞪大雙眼盯著他。

  「阿彥,問你話,怎麼不回啊?」黃海生擔心的問道。

  方楚彥心中的不安感又開始,他沒有回答,傻傻地笑著。


  王大德緊握著拳頭,紅通的雙眼死瞪著一直被敲擊的木門。

  「王大德!給我開門!」王媽媽不停地喊著,王大德從旁邊的抽屜拿出一把美工刀,他緩緩站起,那把刀對著那扇門。

  「王大德!」

  王大德的眼神充滿著殺氣,嘴巴喃喃自語,「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如果小時候不要這樣教我,我就不會變成這樣!我不要這個記憶!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王大德一個吼叫,快速地打開那扇門。

  尖叫聲從這棟公寓傳出,劃破橘黃色的夕陽。


已获投票数:140

投票成功

第一步:长按二维码并识别

请长按下图并选择识别图片中的二维码

第二步:进入公众号聊天框

输入关键词:投票,进行验证

取消,继续浏览

拖动下方滑块完成验证